首页 > 网游 > 正文

新型诈骗盯上游戏高手 假称高价收购实则“钓鱼”

2019-02-21 13:16:35 编辑:李彭 来源:爱上信息港

在惨呼痛哼之声响起的时刻,四人再次一闪,向着楼下急速而去,随即大喊之声响成一片:说时迟那时快,年轻乞丐手中的陌刀急刺而出,当先直插入血盆大嘴之中,随即其双脚在血盆大嘴的上下颚之间一点,顿住了身形,旋即片刻不曾犹豫地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枚黑乎乎的圆球,拉环一拔,就向着血盆大嘴之中一抛而去。“这可如何是好?!在下急往冲霄观办事,若是有所耽搁,实在难以复命,还请鱼府诸位担待一二,给在下让出一条道来可好?!”斗篷客沙哑着嗓子沉声说道,并紧接着一催马儿,向前再进了几步。

落霞谷带队之人当先走到了王继翦及鱼入海身前,微微一礼,简单寒暄了几句,随即昂首挺胸地进入了客栈,登时有数名和平客栈的店伙计擎着巨大雨伞迎接了上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和平旅馆东楼三层位置,四名穿着落霞谷衣饰的大汉倏然间自过道旮旯处一闪而现,旋即机括扣动之声轻响不断,十余枚弩箭向着人员密集之处疾射而去。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云南省金平县莽人的进步之梯却不太通畅。

  在2009年4月归于布朗族之前,莽人生活在中越边境的大山深处,以打猎为生,颇具神秘色彩。

  自2008年国家出台对莽人的综合扶贫规划后,莽人逐渐走出深山老林,在政府帮助下建屋定居,开田种地,人均收入大大提高,生活条件得以改善。

  不过,教育仍然是莽人的心病。截至2018年,莽人族群中还没出过一名大学生。较高的中学辍学率,让当地政府忧心忡忡。目前,在校读书的莽人不足200人,以小学和初中生为主。

▲“莽人”村寨的儿童。岳廷摄

  不爱读书关键在于思想观念

  在金平县教育局长谭术黑看来,哈尼族、傣族等少数民族的上学意识很强,家长在孩子3岁左右的时候会想办法送孩子上学,哪怕是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孩子也会自己想办法学习一技之长,但是莽人家长大多不重视教育。

  在下山定居之前,莽人一直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依靠打猎为生。他们曾长期居住在木头和麻草搭建而成的房子里,习惯了原始社会的悠闲,从观念上不太重视读书识字。

  “这里的孩子大都不愿意上学,因为家长没文化,孩子不上学也不管;到了上学的年纪,孩子都不知道学校在哪里。”平和村村支书陈忠明对这个问题颇为无奈。

  为促进莽人教育的发展,莽人学生在学前班时享受每学期300元的国家补助。义务教育阶段,除了和其他民族一起享受“两免一补”之外,小学生每年还可以多领250元、初中生多领1500元的国家补助。每位学生每月还可以领取80元的生活补助。

  此外,金平县还会拨款给学生发放额外的补贴,小学每生每年给1000元,初中1800元,高中2000元,职高3000元,大学则可以高达5000元。

▲“莽人”村寨(左侧山麓上的小村庄)和山下的多民族聚居的南科村。岳廷摄

  教育发展要“走出去请进来”

  “改变教育观念是发展莽人教育的关键所在。”谭术黑详细介绍了莽人读书的现状后认为,转变莽人的观念首先要从语言上入手,只有学好普通话、可以与外界沟通,才能理解国家的政策,才能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

  “语言这一关过了之后,‘控辍保学’的工作还要继续做,不能让一个莽人学生在校外。”谭术黑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把脱贫攻坚提高到新的战略高度;同时强调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教育是精准扶贫的必要举措,也是帮助贫困地区彻底脱贫的重要基石,是实现物质与精神共同脱贫的保障。

  金平县副县长邓自有认为,改变莽人的教育现状,需要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的进一步措施。他认为,国家应加大对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教育条件,同时也要加大教师的配备力度,通过增加编制名额保证师资力量;县里需要加大对教师队伍的培训力度,提高教师综合能力、适应莽人地区教育教学的需要,并办好职业高中和技术培训,从生活需求出发,让莽人学生“有学校可以读,读了可以用,用了能够解决生活需要”。

  此外,邓自有认为莽人教育的未来发展应遵循“走出去请进来”的原则。一方面,金平县政府应鼓励莽人学生到镇上、县里条件更好的学校读书,组织莽人青壮年外出考察学习实用技术,感受山外世界的美好;另一方面,去过外面的莽人回来后,可以将新认识和新动力带给其他人,同时通过支教的方式将外面的好东西、好思想传给其他人。

  提起对孩子教育的打算,云南省金水河口岸边境小学陈素珍计划将来送儿子到教育条件更好的蒙自市读高中。她希望儿子以后考大学,到昆明、上海等大城市工作。陈素珍的弟弟陈卫则盼望着孩子将来能够读大学,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们这一代莽人,都将培养出“第一名大学生”的希冀,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万宁宁)

“咚”、“咚”、“咚”……“啊,气煞老夫!”黑衣长老气到吐血。

  郭帆:科幻片的特殊性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

  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你说有种危机感,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

  郭帆: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也都会存在危机感。前几年,电视局(指广电总局)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去的是派拉蒙。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它会很快超过北美。什么地方的市场大,好莱坞就会被聚集,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操作工具,我们有了这个工具,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就是说交流学习,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单来形容,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工业化的体系。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还包括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观念上,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2019年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十年够吗?

  郭帆: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拍摄工业水准,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

  郭帆: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比如工业光魔,2000人的规模,包括威塔,2000人的规模,这么多人,他们如果没有活,就一定会出现问题,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才能生存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像工业光魔,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

  郭帆:对,实在贵太多了。大概差十倍。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是语言问题,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这是一个文化障碍。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

  “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跟你现在拍《流浪地球》的这个阶段,有什么不同吗?

  郭帆:起步阶段,我觉得是接近的,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然后拍照片,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包括空间站,就不会怀疑。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另外一个背景。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因为是要对抗苏联,这是一个背景。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中国的文化自信,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

  中国新闻周刊: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

  郭帆:大概有两次。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也跟缺乏经验有关。

  中国新闻周刊:在片场,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

  郭帆:低级错误。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没有过的部门、没有过的职位、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因为我们在探索。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犯的话,我就会比较生气。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有时候大家松一点,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但没用到电影里的?

  郭帆:有一场是韩子昂,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当时他在上海打工,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那段没用到片子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从扶持的角度讲,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

  郭帆: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就是我们制作枪支、外骨骼、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 如果说待遇,包括社会认同感,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我来做这个。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他为什么要过来?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配偶问题,住房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假设10分为满分,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

  郭帆: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我打百分。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就是被累倒的。

  “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

  郭帆: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终结者2》,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从人性角度,从情怀角度上看,都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今天,我也拍不出来那种,太厉害。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看了这两部影片后,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有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

  郭帆:我最擅长图像表达,因为我原来画漫画,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

  郭帆:后期阶段。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够的感觉。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都会自我怀疑,就是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干啥,我要去哪儿。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有答案吗?

  郭帆:没有,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网友说,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对此你如何评价?

  郭帆: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就是讲的父子情感。

  (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越来越多的武者赶到了这里,锦公子,第五神主等人都已经赶到,不过这个时候众人都没有心思内斗了,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这头庞大无比的蛟龙的身上,所有人都明白要先宰了这条蛟龙,才有可能染指下面的龙髓。还有啦,阿紫是个聪明的小家伙,而且特别善解人意,嘻嘻,欣儿每次偷偷溜出去,只要跟阿紫在一起,就不会迷路,她会自行把我驮回来的,你……你是想要我的阿紫吗?”欣儿调整了一下身体,柔声说道。接下来的一刻,就见其探手入怀,在灰扑扑储物袋上轻轻一抚,取出了一个盛满了辣椒面的调料罐。

© 2018 爱上信息港版权所有 爱上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