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游 > 正文

炮兵旅万里机动 远程火力群戈壁精准打击太壮观

2019-03-19 18:11:06 编辑:许洋洋 来源:爱上信息港

“你这可是草里金?!” 一个声音蓦然蓦地响起来。无名知道华梦涵算是没事了,这次放松了心神,沉沉睡去。高空前方,依旧是夜色清冷,但是一大片气候云层在前方密集,云层之中,气流翻动,近距离的云层之间,还会相互拉扯,云层浮动之中,犹如一片暴风雨前,所凝聚的落雨层,独远见此,于是巡视放慢速度,道“大家慢行,小心一点!”

杨立已经能像白袍修士一样,用秘法从其中掏出药丸,也能够放入其中丹丸。杨立叹了一口气,又在空中抓了一把水出来,朝那团泥巴射去,将其打湿了,这才安心盘膝修炼起来。

  致命“直播”:一场“网红”梦的陨灭

  2月9日,正是大年初五,绍兴柯桥区依旧清冷。

  这个坐拥亚洲最大布匹集散中心DD“中国轻纺城”的城区,有一半左右的人口是外地人。每逢过年,外地人都回了老家,本地人出去旅游了,街上空荡荡的,找不到一家吃饭的店。

  四川人郝小勇没钱回家,他窝在十平米的出租屋,不停地刷“快手”、约人一起拍段子,做着一夜暴富的“网红”梦。

  当天,绍兴阴转小雨,气温为3°CD8°C,偏北风4D6级。

  下午4时许,在网友黄家风的陪同下,郝小勇换上一套黑色的“异装”DD衣袖和裤筒被剪成布条,在空中飞舞,露出膝盖和手臂,像是自制的“乞丐”服。他赤脚站到柯桥区迎架桥下的三江大河边,瑟瑟发抖。

  “1、2、3……”郝小勇对准手机镜头比划,操着浓重的“川普”口音说,“很多老铁说我拍段子,不那个(刺激),今天只有四(摄氏)度,我给大家来点刺激的,在这里给老铁们拍个跳水的段子!”

  2月9日,郝小勇跳河前,对着手机镜头挥舞。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除署名外)

  他迅速说完,甩了甩身上的布条,随后纵身一跃,溅起了一串水花。

  来不及发出一声呼救,29岁的郝小勇头部触底,葬身在浑浊的河水中。

  “一起拍段子”

  大约一年前,黄家风跟女友分手后,开始玩“快手”短视频。

  去年六月,他从老家四川筠连县出来,居住在柯桥“中国轻纺城”,在附近的菜市场帮人卖鱼,一个月工资3000块钱。工作很辛苦,但每隔四五天,他会抽空发布一条短视频:他在市场卖鱼、去风景区游玩、跟朋友吃喝玩乐……

  33岁的他不避讳自己上快手的目的:想找一个女朋友。黄家风没有想到,女朋友没有找到,却遇上了喊他一起拍段子的老乡。

  大年三十,菜市场放假,黄家风一个人跑去附近的羊山公园玩,并自拍了一段视频上传到“快手”。

  很快,有人在下面留言:我刚刚看到你了。

  留言的是郝小勇,一个从未谋面的老乡,当天也在羊山公园玩,通过同城看到了黄家风的段子。他们随后关注了彼此的快手号,并不时给对方的作品点赞或留言。

  2月9日,郝小勇主动添加黄家风的微信,并询问他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叫我七斤。”黄家风回复。

  郝小勇说想去拍跳水的段子,问黄家风要不要过来一起拍,“我家附近有河,又宽又大。”见黄家风犹豫,他又力劝:“你过来耍嘛,你过来耍嘛……我真的想拍跳水的段子,你要拍啥段子,也一起过来拍。”

  当天下午,黄家风刚卖完鱼回家,躺在阁楼的床上,想着反正闲着没事,而且又是老乡,便答应了帮他拍段子。

  天空下着毛毛雨,太冷了,黄家风跺了跺脚,骑上摩托车,往郝小勇居住的迎架桥小区驶去。二十分钟后,他推开房门,看见里面有四五间出租房,彼此孤独又陌生。

  郝小勇租住在群租房,靠最里面的一间房里,每个月房租600块钱。他走进去,敲了敲最里面靠右边的门,一个穿黑色小西装的瘦小男人打开了门,招呼他进去坐。

  屋子大约10平米,有一张小小的床,靠近门边;对面有一张书桌,上面凌乱摆放着几个盒子;边上是一个小柜子,柜门打开了,里面有几件单薄的黑色小西装,和两件散发着油腻味的厨师服。

  初次见面,郝小勇非常热情,喋喋不休地介绍自己:工作、生活,以及对拍段子的热情……他开心地告诉黄家风,几天前,他到安昌古镇搞直播,涨了不少粉,也赚到了钱。

  其中,黄家风也给他刷了十几块钱礼物。

  十几分钟后,他们一起下楼,跨过铁丝网,走到小区外的三江大河边。

  河面约十米宽,绿油油的水,看不见底。两人在迎架桥底下生起了火,火苗发出了“滋滋”的声响。郝小勇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特制的黑色“乞丐”服,他把手机递给黄家风,并告诉他,一会儿有两个拍段子的人要过来。

  黄家风左手拿着郝小勇的手机,右手拿着自己的手机,记录下了郝小勇跳水的最后一幕。

  “扑哧”一声,郝小勇跳入河中,溅起了一串水花,很快露出了半个脑袋,晃动了几下后,身体漂浮在水中。

  黄家风觉得奇怪,想喊叫对方,发现忘记了他名字,大声地“喂,喂……”了几声,河里的郝小勇没有应答。

  黄家风慌了,捡起一块小石子,砸过去,打中了郝小勇的屁股,依旧没有反应。

  他慌张地滑入水中,踩到了河底DD水深不到四十公分,甚至还够不到他膝盖。他知道出事了。踩着河底的石头,走了过去,扶起郝小勇,把他翻过来,看到头上有两个洞,血冒了出来,整个右脸变得乌青。

  2月19日,黄家风用棍子探入出事的河底,水深不足四十公分。此时,桥上围观了十几个人,黄家风大声呼救,有人拨打了120,有人拨打了110,有一位男子跑了下来,帮他把郝小勇一起扶上了岸。

  湿漉漉的衣服裹着冰冷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心跳与呼吸。黄家风吓坏了,哭了起来,不停地给郝小勇做胸外按压。

  五分钟后,120来了,郝小勇被送去绍兴市中心医院。

  急诊科医生周家吾说,经过头部CT扫描,郝小勇颅内有出血,到医院时已经丧失了生命体征。

  单亲爸爸

  1990年出生的郝小勇,是四川筠连县巡司镇梧桐村人。

  这个偏僻的村子,坐落在半山腰上,因为田地干旱,粮食产量低,很多家庭外出打工后搬走了。

  郝小勇的家坐落在这个山村里。 红星新闻 图郝家有四兄弟,郝小勇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大哥,下面有两个弟弟。父亲郝国友常年有癫痫病,无法正常干活,家里全靠母亲一人维持。大哥郝中罗记得,小的时候,家里的粮食接不到第二年秋天,经常只能吃玉米和杂粮。

  上小学五年级时,因成绩不好,郝中罗辍学了,不久跟着堂哥外出打工。当时郝小勇读小学三年级,看到哥哥辍学后,也不肯再去学校读书。

  成年后,郝中罗回想此事,经常懊悔不已。

  梧桐村村主任杨国海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很多小孩辍学,一方面家长不太重视,另一方面孩子自己不肯读,小小年纪就外出打工了。

  郝小勇辍学后,一开始,他在家里打猪草、放牛,帮父母干农活。后来,他去了镇上帮人卖鱼,那时候他才十二三岁。

  两三年后,郝中罗打工回来,把家里的土坯房改建成砖房,里面没有装修,但不用再担心房子垮掉。郝小勇那时十四五岁,他羡慕大哥能赚钱,吵着要跟他一起外出打工。

  不久,兄弟俩一起去了福建,进了一家鞋厂。

  干了一年多,郝中罗转做销售副食品。有一次,他去绍兴柯桥出差时,发现这边很多筠连老乡。别人告诉他,柯桥有一座“中国轻纺城”,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买布匹,这里工资高、好赚钱。

  他回去辞了工作,带着二弟来了柯桥,那时大约是2007年。

  他们到柯桥后,郝中罗依旧做销售;郝小勇进了一家快餐店,每天推着快餐车围着“中国轻纺城”叫卖。

  那时的“中国轻纺城”,车水马龙,经常挤得水泄不通。郝小勇从一区到五区,每天来回要走好几趟。生意很好,但工资并不高,一个月四五百块钱。郝中罗工资稍高一点,一年有八九千块钱。

  几个月后,郝中罗回家结婚,留在了老家,剩下郝小勇一个人在柯桥打拼。

  一个人生活之后,郝小勇很快找了女朋友。2011年10月,他们在浙江偷偷生下女儿,一直到孩子好几个月了,郝小勇才带女友和小孩回老家。那时父亲已经过世,母亲也改嫁了,毛坯房久无人居住,一下雨,满屋子都在漏水。

  母亲杨桂花说,“儿媳”看到家里的情况,没待多久,就丢下女儿,一个人走了,走时他们都没有领结婚证。

  22岁的郝小勇,成了一名单亲爸爸。

  玩乐人生

  一开始,郝小勇一个人在家带小孩,但很快他就没有钱了。

  他开始向大哥和两个弟弟借钱,有时候是一千,有时候是几百,“经常没有生活费了,或者要买这、买那……”后来,他没有办法,把女儿丢给了母亲,再次回到绍兴柯桥打工。

  郝小勇开始学做配菜,希望某一天能成为厨师,回老家开一家自己的饭店。但他脾气不好,受不了气,又贪玩,导致频繁地换工作,又没有任何长进。

  五年前,郝小勇24岁,进入柯桥区湖西路一家川菜馆,依旧还只是一名配菜员,在厨房给厨师打下手。

  老板张强是重庆人,性格随和,对员工要求不严。郝小勇在店里做了两年,包吃包住,每个月工资三千七八,但他没有存下一分钱,也没有学会做厨师。

  郝中罗觉得,二弟因为婚姻生活不顺,没有人管束,后来沾染了一些坏习惯,经常喜欢跟人一起去外面玩。

  晚上八点,郝小勇下班,把手洗干净,换掉厨师服,头上抹上摩丝,奔向柯桥的酒吧,或者KTV……他有时也叫老板一起去,但张强不愿意去,称自己早已过了玩的年纪。

  郝小勇讲究穿着,寒冬腊月,经常穿一件薄薄的小西装,里面搭一件白衬衣,或者羊毛衫,一条牛仔裤,脚下蹬一双油光发亮的尖脚皮鞋。冻得瑟瑟发抖,但从不肯换棉衣、羽绒服。

  张强打趣说,“我跟他走在一起,别人经常以为他是老板,我是打工仔。”

  KTV包厢里,灯光迷离,男男女女十几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郝小勇拿着话筒不停地唱歌。店里的厨师杨健记得,郝小勇歌唱得不好,但他喜欢唱,而且什么歌都会唱,特别是伤情的歌,经常一唱就停不下来。

  那时候,杨健跟他住一个宿舍。不出去的时候,他们就躺在床上看手机。郝小勇喜欢聊微信、陌陌,或者用手机看电影、电视剧……偶尔,他也会约陌陌上的女网友见面。

  他经常工资不够花,有时提前预支工资,有时向同事借几百、一千块。但只要一有钱,就会马上还掉。

  因为经常出去玩,郝小勇变得浮躁,甚至无法安心工作。吃着饭的时候,来客人了,需要他去配菜。他就很不高兴,走进厨房,把锅碗瓢盆摔得“砰砰”直响,还一边嘀咕“吃、吃什么吃……”

  杨健有时也劝他,踏实一点,脾气放好一点。但郝小勇不听,一杯酒下肚后,他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

  2015年5月,30岁的杨健结婚,郝小勇无比羡慕地跟他说:“你可好了,有老婆,以后有小孩了,也有人帮你带……”

  那一年的冬天,郝小勇回家过年后,没有来饭店上班。

  困境

  几个月后,他想再回川菜馆,但店里已经招满了人。

  此后,郝小勇工作一直不顺,这家餐馆干几个月,不满意了,又去那家餐馆干几个月,老板不要他了,又去酒吧做销售,或者去KTV做服务员……

  这样晃荡了几年,2018年夏天,郝小勇28岁,去了另一家川菜馆做配菜。

  饭店不大,楼上楼下两层,约四十平米,只有一个厨师,招一个配菜员。老板娘于小艳也是筠连人,她告诉老乡,她招人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动作一定要快,如果郝小勇能做到,可以过来试试。一个月工资4000块钱,包吃不包住。

  郝小勇满口答应,回说“好,好,包你满意”。

  2018年夏天,郝小勇在川菜馆切好的武昌鱼。 采访对象 供图一开始,他干活还算卖力,速度也还行,但七天试用期过后,就变得懒散了。“一放下刀,他就看手机,随时随地都在刷手机。”于小艳几次想开除他,但碍于情面,一直开不了口。

  后来,于小艳觉得,郝小勇年轻,应该给他机会,便决定留下来再看看。

  那时候,他谈了一个女朋友,经常带去饭店吃饭,“胖嘟嘟的,打扮得可爱。”他们一起租住在附近的迎架桥小区,每个月房租600块钱。

  有一天,住隔壁的张航隔着门板听到,郝小勇跟女友吵架后,又打电话求女友回来。但没过几天,门外的三双高跟鞋不见了,郝小勇又变回了单身。那还是去年夏天的事。

  “没有钱,家里条件又不好,还有一个女儿……”于小艳说,郝小勇一直想结婚,但找不到合适的人。

  去年秋天,他去浙江周边找“前妻”,提出想复合,“孩子也需要妈妈”。对方跟他说,等她考虑半年,再看要不要复合。

  他有时想念女儿,会打电话回家,偶尔也会寄钱回去。“去年寄了三四千块钱回来。”母亲杨桂花说。有一次,郝小勇打电话给女儿,小姑娘在电话里头哭着说想爸爸了,郝小勇非常心痛。

  他曾跟大哥郝中罗说,他想回去,在筠连县城开一家饭店。为了鼓励自己,他微信取名“总(有)一天必辉煌”。

  郝小勇最喜欢的一套花白色衣服,他经常穿着它拍段子,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微信头像。事实上,他一直没有钱,偶尔在手机上下注,也没有赚多少钱。下午空闲的时候,郝小勇跑到饭店对面买彩票,有时买十几块钱,有时买几十块钱,有一次中了一千块钱。

  有一次,体彩店的店员多找了十几块钱给他,郝小勇很有礼貌地退回了,这让体彩店老板娘曾红对他印象深刻。

  于小艳也觉得,郝小勇人善良,没有什么坏习惯,就是贪玩,而且做事情太慢了。她曾建议他学炒菜,“厨师工资比配菜高一倍”,但郝小勇对炒菜似乎并不热情。

  他依旧喜欢去酒吧、KTV,有时也和于小艳一起去。

  于小艳发现,郝小勇喜欢拍视频,不唱歌的时候,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拍,但她从没见他发过朋友圈,便问“你视频发在哪儿了”?

  “发在快手上了”,郝小勇回答。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快手”活跃用户数为23511.17万人,位居中国短视频APP榜首。

  “网红”梦

  郝小勇的“快手”号叫“社会与你四川耗子哥”,一共有93个作品,386个粉丝。

  郝小勇的快手作品截图。大约半年前,郝小勇开始拍段子,多数是几个朋友聚餐,或者在KTV唱歌,在酒吧喝酒。到后来,他经常拿自拍杆去三江大河边拍段子,随后发布在“快手”上并配文:

  “朋友们,这夜景不错吧……”

  “单身,求带走。朋友们新年快乐!”

  他的快手首页介绍写着:感谢快手平台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本人现在在绍兴柯桥区,(是)职业厨师;喜欢唱歌,同时也喜欢山歌;喜欢交朋友,不管什么地方的人;交朋友要交心……绍兴柯桥要拍段子的朋友可以找我噢。

  快手账号有7.8万粉丝的杨肖,经朋友介绍,一个多月前认识了郝小勇。他们一起拍过两次段子,杨肖记得,郝小勇每次都是随叫随到。

  事实上,作为业余的拍段子爱好者,他们不时会跟陌生人一起拍段子。

  2月24日,记者到柯桥羊山公园,没来得及表明身份,就被杨肖等几人拉去一起拍段子。

  柯桥羊山公园,因云贵川人经常去此地拍段子,被他们称为“云贵川”的天下。杨肖在工厂上班,利用休息时间拍段子,主要是拍人唱山歌。在他跟郝小勇合拍的一条搞笑段子里:杨肖扮成路人甲,郝小勇扮成路人乙,对路边一个乞丐分别施舍了一百、两百块钱。郝小勇露了几秒钟的脸,看起来阳光、帅气。

  但他的生活看起来并不明朗。1月25日,川菜馆放假,于小艳把全部工资钱结给了郝小勇(他提前预支了一部分,只剩下1600元),并让他明年另外找工作,“他做事情太慢了”。

  临近过年,很多人都回家了,柯桥区一天比一天冷清。

  郝小勇很迷茫,他在段子里称:远看浙江像天堂,近看浙江像银行,到了浙江才知道是牢房。他想回去看女儿,买了绍兴到重庆的硬座,224块钱,但很快又把车票退了。

  “他说没钱,不回家了。”腊月28日,郝小勇向于小艳借了500块钱,称没有生活费了,还说他帮人代班没领到工资。

  大年三十,郝小勇打电话回家,跟母亲拉一会儿家常。第二天大年初一,他又向小弟借了100块钱。

  出事前几天,郝小勇去安昌古镇做直播,介绍过年的习俗,靠粉丝的打赏,赚了三四百块钱。

  郝小勇很高兴,感觉找到了出路,想着自己如果火了,成了网红,就可以不用去上班了。他很快又开通一个新快手号,叫“四川耗子哥”,13个粉丝,9个关注。

  出事前几天,郝小勇在安昌古镇做直播。郝小勇看到,有老铁留言说段子不刺激,他决定大冬天拍一个跳水的段子,“肯定会涨不少粉丝”。

  2月8日,郝小勇穿上自制的“乞丐”服,一个人跑到出租房的楼顶,架着手机试拍了好几次。

  第二天,他决定施行跳水拍摄计划,期间发现手机快欠费了,又向于小艳借了200块钱,去联通营业厅充了100块钱话费。那时候是下午两点钟。

  一个小时后,他主动添加了老乡黄家风的微信号,约对方过来一起拍跳水的段子。

  2月9日4点49分,黄家风在快手上发布了郝小勇跳水溺亡的视频。到2月12日10点28分,视频被“快手”平台删除,郝小勇的两个快手账号也“消失”了。

  出事的当天,郝小勇还约好杨肖,第二天两人一起拍段子。

  赔偿

  当天晚上,黄家风到齐贤派出所后,才知道对方叫郝小勇,此前他只知道别人叫他“小郝”。

  两天后,郝小勇母亲、哥哥、弟弟、女儿……等家里十几口人,包车赶到绍兴柯桥区时(春运期间买不到车票),见到了一具冰冷的遗体。

  他们无法理解:河水这么浅,他为什么不试一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到去跳河!”母亲杨桂花不知“快手”是什么,她只知道儿子跳河死了。

  绍兴市柯桥区公安局称,经他们调查,这是一起意外死亡事件,死者家属和摄像者双方进行了协商,已经达成了一致协议。

  2月13日,黄家风和郝小勇家人签订了协议: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黄家风补偿郝小勇家人一次性人民币1万元,同时从2019年3月起,每月给郝小勇女儿郝玲玲人民币300元,每月月底前支付完毕,直到郝玲玲18周岁,即2029年10月底结束。

  这样算下来,一共是48100元,分十年付清。

  此前,黄家风咨询了律师,对方告诉他:像这种情况,他们甚至都算不上是朋友,最多人道主义补偿一两万块钱。

  当郝小勇家属提出近五万元补偿金时,黄家风觉得很委屈,但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因为他觉得郝小勇8岁的女儿可怜:妈妈跑了,现在又没了爸爸。

  “相当于是把她(郝玲玲)当作女儿一样了。”黄家风说,他自己也有一个女儿,今年15岁,在老家乡里读书,每个月也要寄钱回去。

  今年过年,黄家风原本打算回老家,想着过年卖鱼生意好,可以多赚一点钱,后来便没有回去。他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不停地嘀咕:跟他(郝小勇)认识不到半个小时,为他哭了好几次,还为他赔了一年多的工资。

  郝中罗说,他们也知道,黄家风没有法律责任,但他们失去了亲人,而且家里条件确实困难。

  郝家三兄弟,大哥郝中罗在家周边打零工,家中有两个小孩;两个弟弟都做了上门女婿;母亲也年纪大了,而且有她再婚的家庭;而侄女妈妈至今没有联系到。

  在去司法局调解的路上,杨桂花让孙女叫黄家风大伯,8岁的郝玲玲就“大伯、大伯”地跟在黄家风后面喊。

  她还不懂爸爸的逝去,家人与这位陌生的“大伯”商量时,她好奇地站在旁边观看。杨桂花说, 知道“以后见不着爸爸”时,孙女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凳子上发呆。

  这个活泼的小姑娘,已经上一年级,虽然从小父母不在身边,但是聪明伶俐,去年期末考试,数学考一百分,语文考八九十分。郝中罗希望她以后上高中、考大学,不要像她爸爸一样没文化,但家里现在这种情况,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2月20日,柯桥小马路菜市场,身穿防雨布围兜的黄家风,抓着一条鱼,摔在砧板上,菜刀划过鱼皮,鱼鳞片像雪花一样落下来……

  2月20日,黄家风在小马路菜市场帮人卖鱼。“年纪大了,不(幻)想当网红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干活吧。”他一边说,一边把杀好的鱼装进塑料袋,递给一位买鱼的顾客。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昔年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顿悟而去,葛玄三日顿悟乘大风飞升,雷公望闭关顿悟而后难查其踪影等等,皆为顿悟之后境界大为提升,有的得道,有的成仙。对于普通修者来说,这也是境界提升的必要手段之一。而在这一届刚刚晋升核心弟子的弟子中,只有无名和东方白是继续参加的,东方白看过去精神抖擞,显然之前的伤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当年因《粉红女郎》走红,却试图与“哈妹”对抗;消失两年,抛开流言蜚语更在意自我

  薛佳凝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从《粉红女郎》开始,薛佳凝接演的很多角色都是类似“哈妹”的机灵少女。(左起《粉红女郎》《我爱河东狮》《机灵小不懂》《家》)

  近些年,能感觉出薛佳凝在努力摆脱“哈妹”对她的束缚,接演的角色更符合她的年龄。(左起《大时代》《黎明绝杀》《赏金猎人》《刀尖》)

  直到近两年,薛佳凝才终于开始与“哈妹”和解。她接受“哈妹”可能会成为伴随她一生的最重要的标签,并乐于与外界谈起拍摄“哈妹”的经历。她坦言,年轻的时候把“标签”想得太窄了,“人的一生有很多经历都会被大家淡忘,但对演员来说,如果能有一部伴随一生的作品,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我现在完全不会考虑‘哈妹’会局限我,我会把它当做一段很好的经历。”

电视剧《粉红女郎》剧照。

  薛佳凝身上有一种淡然自处的平和,这种个性似乎与浮华不安的娱乐圈“格格不入”。她热爱分享,习惯在微博记录生活中的风景,并随意写下内心的感悟;但她不善于游走在舆论场,此前她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接受媒体采访。2015年,忙碌的节奏曾让她无法对生活产生愉悦和热情,她推掉大部分戏约,回归慢生活,跟着两三好友四处行走,连一条商业微博也没有发过。

  远离娱乐圈,对薛佳凝而言向来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然而,外界并未因她的低调,而减少对她个人生活的关注和针对。宁静、信仰、从容,这些在薛佳凝看来描述女人自我成长的词汇,都会莫名与其感情生活挂钩。她总是“被动”成为热搜关键词。去年,薛佳凝登上《我就是演员》舞台后,外界对其外貌变化的关注,也远超于她凭借演技重回大众视野。

  几年前,薛佳凝仍会对流言蜚语有所介怀,“我很在乎别人的评价,我希望自己完美。”但如今,相比外界的片面印象,她更关注自身成长。谁说她不好看,她只会玩笑似的在意两天,但再也谈不上生气与否。《我就是演员》结束后,在键盘侠的肆意妄言之中,她曾平静地在微博写到,“或许我们并不像观众印象中的那么年轻靓丽了,可沉淀与心智,却恰恰是最好的能讲故事的时候。”

  1 回归大众视野

  DD我喜欢和自己拧着来

  在参加《我就是演员》之前,薛佳凝已经有近三年没有上过综艺节目。

  她从不在意通过综艺提升自己的曝光度或话题,而决定登上这个舞台,将自己的表演放在舆论中央,薛佳凝更多是为了突破舒适区,希望在不安的氛围中寻找到新的能量。

  薛佳凝说,再次站在大众面前,她需要面对太多,但这也是她性格中最拧巴的地方:“一旦太顺着自己的心走,便没办法获得历练和成长;当你拧巴着自己一点的时候,可能很多事情会得到改变。这是我喜欢的。”

  节目中,薛佳凝演绎了《左右》中为救患了白血病的女儿,找到前夫做试管婴儿的女人。在最后的投票环节,导师吴秀波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那一票投给了薛佳凝,坦言自己被她安静的凝视所打动。

  虽然最终薛佳凝遗憾落败,但输赢本就不是她来到这个舞台的目的。她很满足于此次体验的过程。她说,在这个节目中,演员可以遇到很多在剧组拍戏时不会遭遇的难题,不仅需要现场即兴磨合,同时也在赛制中考验了演员对压力的承受力。“我想看我能做到什么,学到什么。比如对手的适应力,他们对一个细节的表现。你可以以此反观自己的表现,自己的适应力。”

  在薛佳凝看来,《我就是演员》虽然是一个竞技舞台,但并不是要跟对手“厮杀”,而是应该让彼此激发出更好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跟两三年前的我相比,我成长了,这个让我挺高兴的。”

  2 为了妈妈的乡愁

  DD阴差阳错开始学表演

  薛佳凝出生于哈尔滨,但从小家里的饭桌上却总能看到南北融合的场面DD除了东北人最爱的猪肉炖粉条,时常还夹杂着南方的吃食DD蛋饺、甜酒酿。这些都是薛佳凝妈妈的拿手好菜。

  薛妈妈是上海人,17岁便只身前往东北兵团参与当地建设,并从此在这片黑土地上扎下根。但妈妈总会给薛佳凝讲起在上海家乡的故事;偶尔思乡心切,便感叹年纪大后,希望有机会可以“落叶归根”。小时候,薛佳凝并不懂妈妈心中的乡情,却将妈妈的愿望铭记在心。

  薛佳凝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广播电视主持人,从小就在地方电视台主持少儿节目的她,各类作文、演讲等文艺比赛的奖状也收获了满满一沓。在她看来,文编、广播、主持,都是充满创造魅力的工作。她希望未来考上北京广播学院,制作一档属于自己的节目。

  然而高二那年,上海戏剧学院到黑龙江招生,老师建议薛佳凝可以借此积累下经验。在此之前,薛佳凝对于表演毫无概念,甚至不知道还有专门学习表演的大学,但阴差阳错,颇具天赋的她竟拿到了上戏的录取通知书。

  在自己毫无兴趣的表演和热爱的广播事业之间犹豫再三,薛佳凝最终选择坐上哈尔滨前往上海的列车。17岁的她,经历24个小时的奔波,独自离开生活了十余年的北方,成为当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最年轻的学生。她曾说,上海总让她想到妈妈的乡情。她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上海落脚,为妈妈实现“落叶归根”的愿望。

  3 曾试图与“哈妹”对抗

  DD总演一种角色会无趣

  1995年,大一的薛佳凝便因清秀的形象,从上百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出演了第一部电影《我也有爸爸》。毕业后两年,薛佳凝接连拍摄了多部电影和电视剧,大多都是乡村、情感题材中温柔甜美的角色。直到2001年,由朱德庸漫画改编的电视剧《粉红女郎》开始在全国征集“哈妹”一角,意在寻找清新靓丽、时尚叛逆的新面孔。快开机前,薛佳凝为剧组录了一段视频,导演伍宗德很快决定由这个年仅23岁,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一样的小姑娘出演“哈妹”。

  薛佳凝自认与“哈妹”的性格完全不同。“哈妹”跟风,总是“哈”各种潮流,是做事没有主见、盲目追求时尚的“新新人类”;而生活中的薛佳凝却从没去过网吧,也不喜欢迪厅,甚至连电脑也不太会玩。她更像拥有一个老灵魂的守旧派。她曾投入很长时间将自己融入“哈妹”,拍摄到后半程,薛佳凝彻底打开了戏路,“当时觉得自己可年轻、可新鲜了。”

  但薛佳凝从没想过自己会凭借“哈妹”红遍大江南北。《粉红女郎》杀青后,薛佳凝与陈好马不停蹄地投入到电视剧《天下无双》的拍摄中。与当时的主演张卫健、关咏荷相比,她们仍是默默无闻的内地小演员。然而拍摄过半,突然不少群演、路人纷纷跑来围观她们,边叫着“万人迷”和“哈妹”的名字边簇拥着要签名。这样的景象竟持续了好几天。回上海宣传时,剧迷更是挤满了整个购物中心;《粉红女郎》最火时,薛佳凝只要走在街上,就会有人大老远喊着“哈妹”的名字上前合影。即便她正在吃着路边摊,仍会大大咧咧把嘴一擦笑着应允。

  正是与薛佳凝完全不同的“哈妹”,成为她16年演艺生涯的标签。在观众的印象中,她似乎也始终保持着“哈妹”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直到2017年她在电视剧《择天记》中客串了一位母亲,外界才后知后觉薛佳凝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

  有一段时间,薛佳凝曾试图与“哈妹”对抗。那时,她倔强地只选择与“哈妹”截然相反的角色,即便题材特殊,或者形象坏到了骨子里。偶尔扎堆接到妙龄少女的剧本,她也要选择最难演的那个。《你一定要幸福》中心胸狭窄的叶明珠;《家》中与冯家对抗的鸣凤……“我不喜欢做自己常做的事情,尤其是演员,你常常演一种角色,是没有激情的,你会觉得无趣。如果这件事注定没有营养,我也会在里面挑一点有营养的放进去。”

  4 停滞两年去各地“行走”

  DD看清眼前事,不再抱怨

  在薛佳凝看来,“演员”身份的自己只存活于镜头,镜头外的她更喜欢独来独往。然而戏谑的是,越是想逃离众人窥视,外界对其感情生活的揣测,却一次次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甚至有网友质疑她才是操纵绑定营销的源头。“我没做过的事,谁冤枉我了,我就会很生气。”然而近年来,薛佳凝开始对这种长期的密集式防御感到疲惫,工作也陷入瓶颈期,“我开始看不清自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2009年,远离上海舒适圈的薛佳凝,因“北漂”压力一度患上失眠。她在朋友的推荐下前往西藏闭关,在远离娱乐圈的地方,寻求到久违的宁静。于是2016年,被言论迷失节奏的她,毅然推掉了所有戏约,完全消失在大众视野里。那两年,她不施脂粉,脱去娱乐圈伪装,彻底融入西藏的原生态生活。“你会发现,虽然一些地区的人生活没有那么富裕,但你在他们脸上看到的快乐是由衷的。我会想,我成了一名演员,已经是多大福气,怎么还敢抱怨?由心的,就是自由的。”

  信仰,让薛佳凝更容易看清眼前的事物。“如果别人赞许了你,那很好;如果他诋毁了你,也没关系,因为你并不会因为他的诋毁,就成为一个坏人。即便我是坏人,也不是别人的嘴决定的。”因此当感情问题意料之中地抛来,薛佳凝在直言“我没法回答你”之后,思索了几分钟,还是决定给外界一个更舒适的表达。“相由心生,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无论是从演戏上、解读力上,还是从阅历上来讲。(我的生活)跟别人没有关系。如果这件事情能让你成长,能让你得到力量,我更愿意去分享这些。”

  新鲜问答

  新京报:之前决定上《我就是演员》会担心大众对你的评价吗?

  薛佳凝:不会,虽然是一个大家很关注的节目,但它只是你人生的一个点。人生是很多点组成的,我不会担心某一个片面的东西,它不代表什么。我在舞台上也说过一句话,很多人会关注成功,我会关注成长,成长才是一个持续的、缓慢的、愉悦的过程,成功只是一个点。事实会证明一切,时间会证明一切。

  新京报:参加节目后,你发现自己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薛佳凝:遇到很多事情,我开始更稳定、更从容。以前我碰到问题,会觉得自己不行。但现在我会先去适应所有的事情,会觉得任何困难都没有关系,(只需要)一点点去解决它。

  新京报:在你的人生里,你会认为体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

  薛佳凝:我觉得理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与人之间,人与事之间,都需要理解。

  新京报:前两年你饰演了很多妈妈,很多人会说市场对三四十岁的女演员并不善意,你会介意这些吗?

  薛佳凝:我觉得大家把这个看得太重了,其实适合自己年龄就好。我不会特意去演少女,也不会特意去演妈妈。你可以把这个角色诠释好,把人生和理解力表达出来就很好。

  新京报:外界总是会为没有归属的女演员感到担心。

  薛佳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在丹炉之中,星斑丸的丹胚经过一天的炼制就旋转一圈,经过两天的炼制,就旋转两圈,如是者经过九转之后,杨立发觉星斑丸终于成型,已经同丹方上所说的一模一样了。远出,立马就传来一声声惊呼,道“啊呀呀,你们不要落下我不管啊,这四下太可怕了!”刹不住去势的蝙蝠,猛得撞击到了树冠之上,霎那发出巨大的碰撞声。大树上的树叶枝条纷纷落下,尖锐的树枝扎破了蝙蝠的身体,有一根粗壮的树枝,扎透了蝙蝠的膜翼,直接把它给穿在了树冠之上。

© 2018 爱上信息港版权所有 爱上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