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正文

第六届抗衰老高峰论坛在京举办 聚焦营养与健康问题

2019-03-26 10:16:56 编辑:中山麻圣 来源:爱上信息港

姜遇目光深邃,这头死猪知道的东西真不少,竟然得知一名祖仙曾在这里显现过仙迹,纵观古史,祖仙的名额两只手就数的过来,那么是哪一名祖仙到过这里?吼,那青狼顿时一声怒吼。远处,许多真道高手都展开神识开始搜索起来,而那老者面色有些难看,喝道:“搜,都给我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镇国公王继翦听到绥远将军鱼入海所言,面色一板,沉声说道。“砰!”无名直接被钉到了地上。

2月27日,新疆乌鲁木齐市第133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将自己的照片贴上笑脸墙。当天,该市52万名中小学生结束假期生活,走进课堂开始新学期第一天的课程。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资料图: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将自己的照片贴上笑脸墙。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一位北京名校教师的思考: 公立学校为何不如民办有活力

  编者按 :

  生源资质不如、教材难度不如、教师收入不如、升学排行不如……与一些新近崛起的民办学校比起来,不少公立名校的光环正日益暗淡。在一些教育资源富集、竞争较为激烈的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名校已不如民办名校。

  公立名校为何不如民办学校有活力和竞争力?学校的老师或许最有发言权。今天,我们分享一位来自北京市某公立名校老师的认识与思考。

  公立学校和民办学校是我国教育制度下相互补充的两股教育力量。从孔子时代起,私学就是官办学堂的有益补充,有些书院性质的私学更成为了流芳千古的文化圣地。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民办学校凭借着课程灵活多样等特点显现出了持续的活力,以至于在许多人看来,公立学校似乎不如民办学校有活力。但为什么呢?

  教师是一个学校的灵魂,教师有活力,学校必然有活力。我们从公立学校和民办学校教师的对比中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第一,民办学校的高工资正吸引着公立学校教师纷纷跳槽。

  随着医疗保障和社会保障的改革,体制内外的鸿沟逐渐填平,原先体制内的诸多福利正在降低其吸引力,而民办学校的高工资对于一些有硕士学历的青年教师,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那些特别有经验、40岁到50岁左右的教师,在家庭经济压力的影响下,也很有可能考虑去民办学校。就北京而言,小学教师税前一万三四的工资和民办学校税前两万二三的工资有明显的差距。这种差距造成的吸引力,绝不可小视。

  第二,民办学校分工细致,教师主动性积极性更高。

  民办学校教师分工更为清楚合理,工作交叉的部分少,减少了相互推诿和扯皮的可能性。另外,教师多做一项工作就会多一份收入,这种随时的正强化对于调动教师的积极性有着重要的作用。

  第三,公立学校职称评定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师的积极性。

  在公立学校,教师工资的决定性因素是职称。职称本来是用来调动教师工作积极性的指标,然而,由于高级职称数量有限,所以一些无望得到高级职称的教师索性放弃这种追求。结果是只有少部分优秀教师在努力追求职称,而更多的普通教师则可能停留在中级阶段失去了工作积极性。

  第四,公立学校非教学任务占用教师不少精力。

  在公立学校,各种培训、检查、评比、上传信息、扶贫下乡等众多非教学的管理与服务工作耗费了教师的不少精力;而民办学校可以跳出人员编制的束缚,有人专门负责这些工作,老师可以不操心这些非教学任务。

  第五,公立学校人事管理模式容易使教师产生倦怠心理。

  目前公立学校少部分老师不仅没有发挥其丰富的经验带动作用,反而凭借年龄和资历推掉一些工作任务,无形中影响了年轻教师的活力。同时,公立学校的人员流动比民办学校更为困难,这也是催生倦怠思想的温床。

  第六,求安求稳思想致公立学校教师活力少。

  社会上流行“找一份教师的工作,既安全又安稳”的说法,也确实有一部分人选择到公立学校当老师就是图个安稳(绝对不是全部,有更多的老师在非常敬业地工作)。既然一开始求的就是安稳,那么其活力很有可能不如民办学校的老师。

  公立学校为何不如民办有活力?

  来源:《半月谈》2019年第6期

  作者:牧童

锋将军于是,道“少侠,敌人攻势太强,我们不敌,于是我们在战地逃生以待友军前来救援,如今一个多月过去,我们粮草用尽,如今二十多人就只剩下我们八人得以逃生!”言落神色黯然伤神,于是再次,道“请少侠,赐死!”在木桥西桥头附近,坐落着七八栋木制建筑物,远远一看,就知道是客栈的所在。

  《极挑5》提档录制黄渤黄磊将先后缺席 卫视季播综艺难逃收视束缚

  ■本报记者 陈 炜

  曾被誉为“国民综艺”的《极限挑战》,眼下似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调整局面。

  继黄渤、孙红雷宣布缺席第五季首发阵容后,3月18日,黄磊在公众号表态称,自己也将与二人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因档期问题后续或难以完成全部录制,“三人将以轮班的形式不定期回归节目”。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黄渤等人并未完全“退出”《极限挑战5》,但节目的固定成员难以聚齐已成定局。同时,目前有消息称,《极限挑战》系列总导演严敏也已离职,引发粉丝诸多讨论。

  而今年以来,伴随着“跑男”、“极挑”等多个老牌综艺的大幅调整,卫视的季播综艺格局,或将迎来新的变动。

  《极挑》阵容大调整

  3月15日晚间,《极限挑战》节目组正式官宣了第五季首发阵容,“极限男人帮”成员黄磊、罗志祥、张艺兴及王迅依旧在列,但黄渤与孙红雷却缺席了首次录制,新增迪丽热巴、岳云鹏及雷佳音三人。

  当日晚间,黄渤在微博就此事作出回应,称缺席原因为“各种工作安排,遗憾没办法准时赴约”,而孙红雷则表态称“由于工作的原因,这一季不能正常参与录制”。但两人在表述中均提及会“随时查岗”,似乎意指后期或将参与部分录制。

  3月18日,黄磊在公众号黄小厨的推送信息中表态称,黄渤与孙红雷不是“退出”《极限挑战》,节目的常任嘉宾(主MC)没有变过。其表示,是因为第五季《极限挑战》的录制时间临时调整至第二季度,导致在时间调配上出现一些问题。

  一方面,黄渤在去年执导《一出好戏》花费了大量时间,欠有一些片约没有完成;另一方面,孙红雷今年有3部电视剧的拍摄日程,所以二人在时间方面比较紧张。“他们只是暂时离开一下,不是整季都不在”。

  但值得注意的是,黄磊在此番解释中提及,自己与黄渤、孙红雷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即提档后的《极限挑战5》在录制日程上与《向往的生活》产生重叠,而鉴于后者是提前约定好的时间,因此黄磊本人在参与完《极限挑战5》的首期录制后,也将缺席后期的部分录制。

  “我跟黄渤、孙红雷后期可能是轮班制”,黄磊表示,加之还有电视剧的工作,之后会参与一、两次的录制,但从时间上来看完成不了全程。

  除成员变动外,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极限挑战》前四季的总导演严敏似乎也已离职。在她看来,经过前期的经验积累,严敏从节目设置到后期剪辑都更了解观众喜好,而若其离职传闻属实,则可能导致节目模式转变、偏离受众口味、影响节目口碑。

  卫视综艺收视难题

  事实上,对季播综艺而言,嘉宾阵容出现更替已不是新鲜事。今年2月11日,老牌综艺《奔跑吧》官宣最新阵容,邓超、陈赫、王祖蓝及鹿晗退出本季录制,彼时,上述成员给出的解释均为“时间及日程原因”。

  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以“时间安排”为理由并不能服众,在其看来,此类头部综艺必然会提前与嘉宾续约敲定时间,从艺人角度,也会将这类工作排在日程的优先位置。而最终没有达成一致应该是有多方因素。

  目前来看,《奔跑吧》、《极限挑战》的官方微博下,仍有大量粉丝表示不满,称“怀念原本的阵容”、“没什么可看的了”、“对新MC没有意见,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原本的节目了”。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类似《奔跑吧》、《极限挑战》等王牌综艺,经过连续几季的发展和积淀,已经成为大IP,拥有相对稳定的受众群体和节目模式,在商业表现和受众黏度上都能有很好的维持,也因此,会有观众对嘉宾阵容的调整产生排斥。

  但另一方面,她指出,对于季播综艺而言,除了成员因个人因素缺席录制外,节目组也面临着避免程式化、套路化的难题。“季播综艺容易陷入审美疲劳的境地,随着节目不断推进,如何在保有核心特色的基础上,产生新的看点,才是关键。”

  事实上,仍以《极限挑战》为例,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卫视综艺,其在监管层面有着更高的标准,包括宣传口号、游戏情节、素人嘉宾的选择等,都在做出调整。而在诸多限制下,最为直观的反映,即该系列的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第二季的9.1分、9.2分,下跌至第四季的7.6分。

  与此同时,从收视表现来看,CSM52城收视数据显示,自第三季开始,《极限挑战》收视率下滑明显,其中,在第11期降至0.265%,当季收官之作的收视率仅为0.474%。而往前回溯,巅峰之时,《极限挑战》的收视率曾达到2.969%。

年轻乞丐从黑暗之中快步走出,看也没看数十米外的小荒门巡逻队,直管走到了对面的胡同口儿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无名的眼眸中,杀意四起,两人必杀。“是啊,冥城出事了!本来我们先前还想着,是不是要帮助冥王的时候,他们倒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一个个地把我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啊!”另外一位长者,八十五岁左右,因为他们这里除了奉行年长为尊,更多的是奉行以实力为尊,一见救命恩人发话,于是快速补充,道。

© 2018 爱上信息港版权所有 爱上信息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